琼美卡(25)朝不保夕

想想ofo、锤子、共享充电……就明白木心这句“朝不保夕,才努力于以朝保夕。”最后的结果呢,是朝亦不保夕亦不保。一个个都很快乐的样子。
打完这一行字,脑子里就是戴威和胡玮炜的样子。

也不是没有新的,真正的新,是有穿透力的,一直新下去,新到未来去。一家公司能新多久?十年已经不容易了。一百年?一部中国商业史,有过百年新店么?

说得不好听,都是骗子。 继续阅读“琼美卡(25)朝不保夕”

琼美卡(24)人格即风格

风格是多的,人格少了,甚或不见了。所以人格即风格,不成立了。不是不成立,是压根没有人格可言了。世界那么快,哪里来得及形成“格”。

人尚且形成不了“格”,风格其实更是妄谈。眼下看到的风格,大体是招摇过市。形成一个IP,能作区分,就叫做风格——只是一阵风而已,哪里来的“格”?

所以人格即风格还是成立的,没人格了,风格也不过是一阵风。
所以做事先做人。做艺术也是。
做学问做事业,都是先做人。立人,是根本。足以自省。 继续阅读“琼美卡(24)人格即风格”

琼美卡(23)进化就是退化

先说宇宙。大道理。人类几千年历史,不断验证。得到的终将失去,失去的迟早得到。平衡,是天下自然之道。
然后说到人。人类进化从本质看是某种退化。与生俱来的东西逐渐退化,退化完了,进化也就停止了。人类灭绝。看起来加速度的进化历程,也是把人类推向灭绝的加速度。进化到极点就是退化到极点。所以人类被另一种智能取代,是题中应有之意。谁让你那么陶醉享受于这另一种智能带来的便捷和满足呢。

人受制于自然,做不得主。
最多只能做了自己的主。了不得了。 继续阅读“琼美卡(23)进化就是退化”

琼美卡(22)三观分裂

悲观者的人生是时时处处逃避。
因为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所以逃避选择,逃避现实,逃避生命。
看灾祸无处不在,构成了对世界和对生命的敬畏。

我的价值观是儒家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是老庄的。
他们经常打架。
老庄的价值观太虚无了。毕竟没到死的时候啊。
儒家的世界观太狭隘局促强人所难了。世上怎么会都是好人呢。
儒家的人生观太可哀叹怜悯了。活一辈子怎么能只看个结果呢。 继续阅读“琼美卡(22)三观分裂”

琼美卡(21)阿Q也有高下之分

潇洒是难的。
做法国人的朋友,本是潇洒的事,结果搞到出卖朋友,潇洒不起来了。
陶渊明也被大家当成是潇洒的,只怕他自己当时也不太潇洒得起来。

自我陶醉是可以的,这是说得好听。说得不好听,叫自我麻醉。
就是精神胜利法,阿Q呗。

有意思的是,陶渊明的自我陶醉是真的喝醉了酒。
拿陶渊明来自我陶醉的人,大都清醒得很。 继续阅读“琼美卡(21)阿Q也有高下之分”

琼美卡(20)假装的主见

有主见而用不出来,等于没有主见。
没错,我上班那些年就是发表不出主见的。所以那时候写文章,把生活的主见写到文章里,聊以自慰,而已。

雇人并且管人,以执行自己的主见——就是做老板嘛——不利己是做不好的。真的做不好么?理想主义生存在工人和老板之间,假装自己有主见,可只是一些用不出来的主见。

木心不是调侃。他肯定也上过班。 继续阅读“琼美卡(20)假装的主见”

琼美卡(19)平行的自然和上帝

艺术营造一个自然,全新的,和已有的自然平行,没有高下,只是平行。
梵高有自己的世界,贝多芬也是。叠床架屋,凭空拔地而起,与已有的自然无涉。因为无涉,所以不模仿,不复制,把世界重置进这个世界,变形或者不变形,有或者没有,自己成为主宰,成为这个自然的上帝。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
我们是上帝的作品。

艺术是突破的机会,也许是唯一的机会——至少到现在为止如此。 继续阅读“琼美卡(19)平行的自然和上帝”

琼美卡(18)向谁宣示

如木心所说的质重于量,那是肯定的。一个作品站得住,就足够站得住了。一首《春江花月夜》,独步有唐一代及后世万代,哪里还需要更多的东西。这么说,量就没有用么?

不然。量是一种证明。一个作品的出彩,可能是作者能力的厚积薄发,也可能是缪斯借凡人之手示现。量的铺张,证明缪斯是自己的座上常客,而非借尸还魂。有没有质,决定了水准的高度,有没有量,决定了作者的高度。 继续阅读“琼美卡(18)向谁宣示”

琼美卡(17)知而不畏

给未来的人写信,给未来的自己的写信,都是浪漫。没错,生活里的很多美好,来自罗曼蒂克。人长大,就慢慢告别罗曼蒂克,偶尔也有复苏的时候,一两个瞬间,电光石火而已。

青年恋爱是浪漫,因为不懂爱,甚或也不懂恋爱。不懂却要去做,是浪漫。
中年旅游是浪漫,因为时间不允许,心境也难配合,不能还要做,是浪漫。
老年想长寿,是与自然对抗,明知做不到却心向往之,也是浪漫。

浪漫的结果是不行,不好,不应该,过程却是不问结果,去做。 继续阅读“琼美卡(17)知而不畏”

琼美卡(16)体面之难

木心很少谈及自己的生活和历程。
——一旦谈起来,就惊悚得不得了。他预测两年后的流行,是他超前时代,心里住着真正的时尚。不必去艳羡骤然失去时的瞬间麻木,拒绝的事突然发生了,纵然麻木也逃不掉失去。能自己想要就要得到,才是幸运的福分。

什么时候算是从重大的苦痛里还原?必须到能开口谈这件痛苦的时候。木心在琼美卡回忆牢狱生活,有了淡然的语气,这便是季札挂剑的风度了。

在地牢里做出人世间两年后的时尚款,活出体面,是一件何其之难的事。 继续阅读“琼美卡(16)体面之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