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往开来,从头梳理(2018年底战略思考)

接近年底,营收目标已经全部达成,该做一下整体的梳理了。既需要制定明年的计划,更需要有一个长远的战略考量。

先解决根本性的问题,做这家公司是为了什么。
从本心讲,是两个目标。
第一,我希望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做成一些能在更大范围产生影响、带来改变的事情(事业)。这个目标意味着两件事,其一,我更看重价值,我关注这家公司所产生的影响和带来的改变;其二,我不希望这家公司未来脱离我的掌控,为一些我并不认同的目标去做事。
第二,我希望借由这家公司的业务发展,实现个人和家庭的财务自由。 继续阅读“继往开来,从头梳理(2018年底战略思考)”

思与想:三谈融资

昨晚,拒绝了一笔产业资本的战略融资。关系类似于淘宝要投资韩都衣舍,被韩都衣舍拒绝了。几个层面的原因,我在这里汇总一下,给个交代,不论是经验还是教训,这是我近一个月来仔细思考的结果。结论很简单,拿不拿都是百分之五十的事情,过程很重要,过程关系价值观,对未来是决定性的影响。 继续阅读“思与想:三谈融资”

思与想:再谈融资

关于融资,最近想了很多。

    • 企业不同阶段,对融资的需求不同。但融资的根本动因无非两个:第一引进股东均摊风险,第二引入资源扩张规模。均摊风险包括多种可能性:创业者资金短缺,或创业者需要退出,或出于种种原因需要调整股东结构。扩张规模同样包括多种可能性:简单的标准化复制,或引入战略资源扩大产能、渠道、市场等。
    • 融资的方法也多种多样。在能支付对价的时候,债务融资是对企业相对划算的做法。银行贷款、发债,等等。本身底子不够的时候,风险很大,就成了风险投资,凭着对未来的预期,用股权换资金。悖论是企业底子越弱,越无法通过债务融资,而这个阶段的股权虽然风险很大,但价格更低。资本逐利,为逐利敢冒风险。
    • 小企业没得选,债务融资年化24%,在不能形成规模化营收之前,也足以让小企业看不到利润。股权融资变成获取资金几乎“唯一”的方式。如何界定一家企业是大是小?员工数不重要,资产负债表够不够大,才是真正有价值的指标。

继续阅读“思与想:再谈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