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坑里,有人在山上

一面在读锺书先生的《宋诗选注》,一面整理自己的书稿,写李白杜甫王维,唏嘘不已。盛世大唐,如梦幻泡影,融化在瑰丽的诗篇里,万难重现。到两宋,把诗写死了。词出来,流俗,但传布得广,深入人心。凡有井水处即有柳词,扎根民间,柳永是宋代网红。

换李煜,就红不起来。莎翁也写悲剧,上舞台,底下哭倒一片。李煜不俗,底层代码是精神贵族,比不了柳永。柳永被同时代文人轻视甚至鄙视,不止文人相轻这么简单,雅俗是共赏不了的,雅俗身处同一片蓝天,可根本不在同一个世界。被媒体标榜为雅俗共赏的,其实还都是俗,自以为雅而已。不是对错好坏的问题,是海拔高度有差。二人转埋在坑里,小沈阳刚刚够着海平面,和周立波在一条水平线上。高晓松算上楼了,三层公寓。住在一楼的看过去,心向往之。可能压根不知道十楼住着木心,远处还有座山,钱老在山上。 继续阅读“有人在坑里,有人在山上”

胡雪岩故居随想:被规定的自由

胡雪岩故居。游客大都来猎奇,十二个老婆房里用的是怎样的“德律风”。戏台子上来过谁,彩色玻璃值多少钱。或有来沾仙气儿的,想发财。光镛地下有知,不知如何应对?

说到江湖。金庸笔下的不是江湖,王熙凤面对的才是。光镛家里就是江湖,在外把生意场和官场混为一谈,更是江湖。胡雪岩才是江湖儿女。

几千年官商关系,到这位江湖儿女是个极致。什么生意都做,一直玩到金融发端。除非时代剧变,不然前后五百年,难出其右。 继续阅读“胡雪岩故居随想:被规定的自由”

思与想:使命格局价值观

融资的模式之所以在互联网行业大行其道,因为互联网项目在初期盈利不可见。融资除了帮助标准化复制之外,还有一个价值是让团队活到验证成功的时点。但跳脱互联网行业,这件事可能根本不成立。本质原因是互联网行业早期跑马圈地,投入再多的钱,最后能轻松回本,但是群雄割据的年代,入口被大佬把持,就算活到验证成功的时点,大概率还是赚不到回本的钱。

所以讲正题之前先说一个判断:风投行业大概率在未来五年发生大改变。

说正题。

企业谈使命和价值观,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反正马老师擅长此道,后面跟风者无数,认为企业拥有一个长期正确的使命价值观是延续企业长期发展的命门所在。其实这件事大有讨论余地。 继续阅读“思与想:使命格局价值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