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克隆岛》(1):五百万的人寿保险

十几年前的片子,再刷一遍,还是很有意思。《逃出克隆岛》,讲了一个细思恐极的故事:人们为了保证自己能活得足够久,找一家高科技公司买一份保险,以后但凡遇到重大疾病或事故,这家公司都能保你健康,连白血病都能治。这家公司包治百病的良药就是:克隆。逻辑很简单,克隆一个你,以后不论你有什么病,都可以用这个克隆体来做移植。这个克隆体会被关在一个专门的地方,像动物一样被豢养着,直到有一天他们被抽中“大乐透”——奖品是搬去“神秘岛”居住——其实就是去死。

结果,出了一个不稳定分子,Lincon。

逃出克隆岛 主角Lincon

继续阅读“《逃出克隆岛》(1):五百万的人寿保险”

读三国(2):少年得志

上回起了个头,孔明、周瑜、鲁肃,都是聪明人。但聪明是个相对概念,摆到一起看,性格彰显,高下立判。看起来孔明比周瑜聪明,周瑜比鲁肃聪明。其实这三个人各有各的聪明,都很典型。

先说周瑜。他一眼看出蔡中蔡和的诈降,还能和黄忠谋划出苦肉计,甚而能用十天造出十万之箭这样的要求去给诸葛亮下套,周公瑾这份聪明已在大部分人之上。可周瑜在演义里被钉在了“嫉贤妒能”“小肚鸡肠”的耻辱柱上。有人说,小心眼是小心眼,和他的聪明没关系,两码事。恐怕不是两码事。若周瑜不自以为自己聪明,恐怕他就不会这么小心眼。是聪明——或者说是自以为的聪明——害了他。 继续阅读“读三国(2):少年得志”

读三国(1):抢戏

《三国演义》第四十六回草船借箭,故事人尽皆知,但细究起来颇有门道,孔明、周瑜和鲁肃,性格彰显,高下立判。

周瑜在三国里被打上了“嫉贤妒能”的标签,落到最后的下场,三分惋惜七分活该。说他嫉贤妒能,证据是容不得比他厉害的孔明。三番五次被孔明识破机要,就动起了杀心。这品性和枭雄曹操鲜明对照,更显得他心胸狭隘。可也存在另一种解读:周瑜要杀孔明,是真想为东吴拔去日后大患。

其实只是立场不同。设若两人易位相处,孔明在东吴,见到刘备手下有人胜过自己,未见得能心胸开阔跟他好好合作。深谋远虑的做法,确当是貌合神离:合作管合作,背后捅刀子。周瑜玩的,才是政治。 继续阅读“读三国(1):抢戏”

旧文 | 不思量,自难忘(《三十而立》序)

两年前的旧稿。2015年8月满30岁,而立之年,11月结婚。
给自己的生日&结婚礼物,是这本《三十而立》。人生的岔路口,往前走,就要学会放下。所以回头看看来路,把三十年缩略成三十万字。这篇是序,应该定稿在两年前的十月。现在回想当时情状,仅仅两年,竟有时过境迁之感。
=========
十年前。

那是春去夏至、临放暑假前的日子。大二的暑假,蝉鸣蛙唱的夏夜,两个大男孩神情桀骜地站在复旦轻专公寓的阳台上。
左边那个正要去一家世界500强快消公司实习。他叫嵩,广告系。手里夹着刚点燃的烟,看着远方通红的落日。右边那个是我,准备去电视台“混资历”。 继续阅读“旧文 | 不思量,自难忘(《三十而立》序)”

同行衬托

又见到媒体报道,某创业公司(又是新东方某联合创始人!),做高端留学,号称是“全人教育”,高端到什么程度呢?不仅帮做文书修改、学校背调、协助电面,也包括全套赴美流程,最核心的据说是一套在国内完成的培训体系:

卖什么价呢?40万。

作为大行业里的同行,看到这套忽悠为主的课程,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句:狗日的又是个骗子。再看到这个价格,就忍不住要指着鼻子骂娘了。 继续阅读“同行衬托”

旧文 |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2017年9月21日,次日西安演讲,当天备稿有感。
=========

复旦的演讲与口才协会,是我大学期间唯一正儿八经加入过的协会。学生组织在中国的大学里是一种奇怪的存在,他们总想做点什么,也总想得到点什么,进退维谷的心态并不稀奇,呼保义宋江就是这样。

演讲与口才协会,简称叫演协,因为字面的省略,常被人误会成表演协会。而大家天天忙碌的都是辩论,又被人当成辩论社。表演和辩论都是毫末技艺,前辈给协会定下的名字堂堂正正:演讲是鼓动人心,口才是个人修为。 继续阅读“旧文 |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旧文 | 无处安放的丧家之狗

2017年9月22日夜,于西安。
=========

刚刚写完台卡,坐在西安的酒店里码字。本该是写到日记里的东西,又交给了电脑。夜深人静,台灯映衬斑驳的墙纸,窗外是古城的三更天,此情此景犹记十年前的深夜,静坐在陪伴我十年的书桌前。时空转换世事变迁,却有同样的心境。物是人非是面上的样子,叩问到心里,仍是此间少年。

活得简单点,挺好。不论是打工是创业,想得少一点,看得近一点,做人做事都更能放得开。天然的宿命让每个人的眼光聚焦到当下,所谓入世,就是顺应时代和人性,做简单的选择。 继续阅读“旧文 | 无处安放的丧家之狗”

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写博客了。记忆已经模糊,puyuping.com最后的系统化更新,应该停留在2010年前后。整整七年。此后零星写过几篇,创业以后,就再没了功夫——其实也是没了心情。

没错我得承认,创业六七年,状态其实不好。至少不是我想要的,或是理想中的。可没办法,你得熬,不管愿不愿意,都得熬住了。 继续阅读“收拾旧山河,朝天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