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去哪儿了

前几天被一个朋友问:你是什么星座?得知是狮子座后,被狐疑地追问:你的野心都去哪儿了?真是好问题。官方回答是:我上升星座是天蝎,三十岁以后,大概是没什么野心。

当然不是心里话。

野心去哪儿了?这些年磕磕绊绊,确实磨掉了棱角。张牙舞爪的劲头早就没了。可那些东西,并不能称为野心的。那是愣头青。什么是野心?

孙悟空闹完龙宫闹地宫,拿来阎王的生死簿把名字勾掉,这叫野心么?不叫。这是贪念。心底深处是恐惧,所以贪生,怕死。 继续阅读“野心去哪儿了”

让不让老虎做大王

上回讲乌托邦和动态平衡,再进一步,就跳脱了电影。

理想是理想。不是理想不重要,是书生理想不能治国理政。清谈误国。孙中山对此是有意识的,所以让贤。但终究看不得袁世凯治下的菌落环境——革命者的理想主义又冒出来了。

用动态平衡和菌落环境来观察,二十五年来的政治环境演变是极好的样本。 继续阅读“让不让老虎做大王”

《逃出克隆岛》(2):乌托邦和动态平衡

上回说的是“五百万的人身保险”,总觉得有点政治不正确。这类片子当年第一遍看都是热血沸腾的,几年后怎么世界观都变得不正确了?

年轻人的理想主义,是一种无可救药的乐观情绪:相信一切都会好的。哪怕现在不好,到最后也会变好的。当然到最后问题就来了:如果世界真的没有变好呢?都不用到“最后”——那就晚了——经过青春期,发现世界并没有如自己所愿地变好,就难免和自己拧巴:到底谁错了呢?我错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坏的?还是世界错了?因为乐(gu)观(zhi)地相信世界一定会变好,那么这个没有变好的世界就是错的。于是开始批判。怀疑一切,批判一切,再进一步,是否定一切。 继续阅读“《逃出克隆岛》(2):乌托邦和动态平衡”

进退都不自由

昨天晚上讲西游记的导读课,状态很好。说到花果山的猴儿们:

“我等日日欢会,在仙山福地,古洞神洲,不伏麒麟辖,不伏凤凰管,又不伏人王拘束,自由自在,乃无量之福,为何远虑而忧也?”

读这里,脱口而出一句:“平哥也想这样啊,多好的日子。可偏偏每天要做很多不想做的事。比如今天,除了给你们上课,我白天做了一天不想做的事。”

这是心底的话。照理这些话是不该一个正常社会人平时讲出来的——讲出来,都是不成熟。可我真是脱口而出,“突然间的自我”。想想也真是要命,融资、管理、应酬客户、政府关系……这些不才是一个社会人每天该要应对的关系和事务么。偏偏我创业七年融资两轮,应酬总共不到两位数,给官员送礼两次,失败两次。 继续阅读“进退都不自由”

慢一点

今天的龙华寺,应着秋景的寂寥,是我最欢喜的腔调。天空阴沉而高远,门口香烟缭绕。一对外国夫妇,妻子推着轮椅,沿着各殿往还,客客气气,怕打搅神明。在他们看来,这便是中国人的教堂吧。

急匆匆吃完面,去看办公室。走遍半条淮海路,没有中意的。小洋楼的格局,照片上看着都好,现实里处处糟糕。大约和相亲类似:见面前什么都是好的,见了面,忽然落回现实。婚姻也如此。 继续阅读“慢一点”

声色犬马

彭于晏出柜,对象是高瓴资本创始人。
赵薇哥嫂离婚,从此各自持股低于5%,欢喜套现。

这两个圈子真是越走越近了。
声色犬马,不过如此。

《逃出克隆岛》(1):五百万的人寿保险

十几年前的片子,再刷一遍,还是很有意思。《逃出克隆岛》,讲了一个细思恐极的故事:人们为了保证自己能活得足够久,找一家高科技公司买一份保险,以后但凡遇到重大疾病或事故,这家公司都能保你健康,连白血病都能治。这家公司包治百病的良药就是:克隆。逻辑很简单,克隆一个你,以后不论你有什么病,都可以用这个克隆体来做移植。这个克隆体会被关在一个专门的地方,像动物一样被豢养着,直到有一天他们被抽中“大乐透”——奖品是搬去“神秘岛”居住——其实就是去死。

结果,出了一个不稳定分子,Lincon。

逃出克隆岛 主角Lincon

继续阅读“《逃出克隆岛》(1):五百万的人寿保险”

读三国(2):少年得志

上回起了个头,孔明、周瑜、鲁肃,都是聪明人。但聪明是个相对概念,摆到一起看,性格彰显,高下立判。看起来孔明比周瑜聪明,周瑜比鲁肃聪明。其实这三个人各有各的聪明,都很典型。

先说周瑜。他一眼看出蔡中蔡和的诈降,还能和黄忠谋划出苦肉计,甚而能用十天造出十万之箭这样的要求去给诸葛亮下套,周公瑾这份聪明已在大部分人之上。可周瑜在演义里被钉在了“嫉贤妒能”“小肚鸡肠”的耻辱柱上。有人说,小心眼是小心眼,和他的聪明没关系,两码事。恐怕不是两码事。若周瑜不自以为自己聪明,恐怕他就不会这么小心眼。是聪明——或者说是自以为的聪明——害了他。 继续阅读“读三国(2):少年得志”

读三国(1):抢戏

《三国演义》第四十六回草船借箭,故事人尽皆知,但细究起来颇有门道,孔明、周瑜和鲁肃,性格彰显,高下立判。

周瑜在三国里被打上了“嫉贤妒能”的标签,落到最后的下场,三分惋惜七分活该。说他嫉贤妒能,证据是容不得比他厉害的孔明。三番五次被孔明识破机要,就动起了杀心。这品性和枭雄曹操鲜明对照,更显得他心胸狭隘。可也存在另一种解读:周瑜要杀孔明,是真想为东吴拔去日后大患。

其实只是立场不同。设若两人易位相处,孔明在东吴,见到刘备手下有人胜过自己,未见得能心胸开阔跟他好好合作。深谋远虑的做法,确当是貌合神离:合作管合作,背后捅刀子。周瑜玩的,才是政治。 继续阅读“读三国(1):抢戏”

旧文 | 不思量,自难忘(《三十而立》序)

两年前的旧稿。2015年8月满30岁,而立之年,11月结婚。
给自己的生日&结婚礼物,是这本《三十而立》。人生的岔路口,往前走,就要学会放下。所以回头看看来路,把三十年缩略成三十万字。这篇是序,应该定稿在两年前的十月。现在回想当时情状,仅仅两年,竟有时过境迁之感。
=========
十年前。

那是春去夏至、临放暑假前的日子。大二的暑假,蝉鸣蛙唱的夏夜,两个大男孩神情桀骜地站在复旦轻专公寓的阳台上。
左边那个正要去一家世界500强快消公司实习。他叫嵩,广告系。手里夹着刚点燃的烟,看着远方通红的落日。右边那个是我,准备去电视台“混资历”。 继续阅读“旧文 | 不思量,自难忘(《三十而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