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 |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2017年9月21日,次日西安演讲,当天备稿有感。
=========

复旦的演讲与口才协会,是我大学期间唯一正儿八经加入过的协会。学生组织在中国的大学里是一种奇怪的存在,他们总想做点什么,也总想得到点什么,进退维谷的心态并不稀奇,呼保义宋江就是这样。

演讲与口才协会,简称叫演协,因为字面的省略,常被人误会成表演协会。而大家天天忙碌的都是辩论,又被人当成辩论社。表演和辩论都是毫末技艺,前辈给协会定下的名字堂堂正正:演讲是鼓动人心,口才是个人修为。 继续阅读“旧文 |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旧文 | 无处安放的丧家之狗

2017年9月22日夜,于西安。
=========

刚刚写完台卡,坐在西安的酒店里码字。本该是写到日记里的东西,又交给了电脑。夜深人静,台灯映衬斑驳的墙纸,窗外是古城的三更天,此情此景犹记十年前的深夜,静坐在陪伴我十年的书桌前。时空转换世事变迁,却有同样的心境。物是人非是面上的样子,叩问到心里,仍是此间少年。

活得简单点,挺好。不论是打工是创业,想得少一点,看得近一点,做人做事都更能放得开。天然的宿命让每个人的眼光聚焦到当下,所谓入世,就是顺应时代和人性,做简单的选择。 继续阅读“旧文 | 无处安放的丧家之狗”

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写博客了。记忆已经模糊,puyuping.com最后的系统化更新,应该停留在2010年前后。整整七年。此后零星写过几篇,创业以后,就再没了功夫——其实也是没了心情。

没错我得承认,创业六七年,状态其实不好。至少不是我想要的,或是理想中的。可没办法,你得熬,不管愿不愿意,都得熬住了。 继续阅读“收拾旧山河,朝天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