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的自我修养

还是忍不住来讲讲电影、演员,财富和娱乐圈。竟然花费笔墨写娱乐圈,是因为最近看了《战狼2》,还被《功守道》刷了屏。

怎么说呢,这是马老板的情怀。嘲笑——哪怕是客观地批评——一个人的情怀,不论基于什么原因,我觉得都是不好的。但世上的罪从来不是某一个人犯下的,大家都是共犯。知而不言,是同等的罪。 继续阅读“演员的自我修养”

几点感想11-7

  1. 一直想做的用户和内容落地,其实方案就摆在眼前。接下去要加快速度。
  2. 内容产品线的搭建,也到了要加速的时候。找到办法,提速。
  3. 招人是眼前最重要的事。
  4. 危机的意思是,危险中寻找机会。
  5. 双师课堂需要产品配套。能否直接匹配用户和内容落地的方案?
  6. 看完美剧常常动力十足对未来充满期待。

名·字

  • 弘毅:“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论语·泰伯》
  • 婉冬/婉天:(谐音)“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白居易《问刘十九》
  • 琴啸:“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王维《竹里馆》
  • 旷月:“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孟浩然《宿建德江》
  • 静松:“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刘长卿《听弹琴》
  • 静逸:“性静情逸,心动神疲”——《千字文》
  • 修齐:“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大学》
  • 安下:安住当下
  • 安事:“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
  • 继圣/继学:“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
  • 君和:“君子和而不同”——《论语》
  • 行知:“知行合一”
  • 识木:“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马一浮
  • 存棠:“存以甘棠,去而益咏”——《千字文》
  • 存真:求真务实,存乎一心
  • 存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 守真:“守真志满,逐物意移”——《千字文》
  • 效良:“女慕贞洁,男效才良”——《千字文》
  • 景行/维贤:“景行维贤,克念作圣”——《千字文》
  • 谷堂:“空谷传声,虚堂习听”——《千字文》
  • 缘庆:“祸因恶积,福缘善庆”——《千字文》
  • 容若/容思:“容止若思,言辞安定”——《千字文》
  • 初美:“笃出诚美,慎终宜令”——《千字文》
  • 广才:“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诸葛亮
  • 博观:“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苏东坡
  • 慎之:“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中庸》
  • 复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李白《将进酒》

塞翁失马

世事因缘际会,好坏利害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塞翁失马”式的福祸转圜,本以为现实生活是见不到的,可其实并不少见,只是当事时,多没有塞上老者这份转圜的心境。

这次广场业态的调整,于我,实在是个契机。线下店的调整,本来是一年前就应该做的事——至少半年前,是仔细动过脑子的。一直不做,是惰性。现在逼到头上,痛感“主动性”有多重要: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当然最好能自己下这刀。

折射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传统线下商业形态确实走向了末路。新生态如何成长?放眼望去,我们的模式确实搭建得还不够好,可已然是足够创新的形态。所以线上线下的结合,理当有系统化操作,不该是两张皮各管各的做法。再比如培训行业在商业上的先天不足,还有与房产的充分结合、房产在整个经济大厦中的基础性地位,等等。

不期而至的突发状况,考验的其实是应变能力和团队的战斗力。以之前单兵作战的情况,确实会造成无限的麻烦,但如果是团队作战,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可怕。所以眼下来看,团队能力提升应该是首当其冲的。

所谓“搭班子”,就是在这样的时刻发挥作用的。所以此次调整对于我应是更大层面上的好事:有些明知正确且应该做却一直没有做到的事,可以借着这次的机会开始落实,虽然可能有一个阵痛期,可能要花点钱。

《冬夜》(一):时代悲歌

《冬夜》是白先勇《台北人》中的一篇。成文至今五十余年,可算时过境迁,但读来仍感慨非常。白先勇笔力雄厚,实远在一般中文写作者之上。

《台北人》中书写的“台北人”,其实都不是台北人,而是“中国人”,是在战乱年代从大陆逃去台湾的“弃民”、“难民”,政治阴霾之下,不得已离开“大中国”,混入小渔村。说“难民”并不准确,因为他们只是一时一刻的难民,逃难前,他们在大上海、老北平,在政界、军界、学界、商界、演艺界,可都有名得很。 继续阅读“《冬夜》(一):时代悲歌”

个人管理是能量管理

听冬吴,总有意外收获。睡眠的事情我个人困惑很久,总觉得各路专家教授都不靠谱,哪怕梁冬说得天花乱坠,我心里也是打着问号的。但冬吴聊天,说到“个人管理实际上不是时间管理,而是能量管理”,突然点醒了我。

做过严格的时间管理,到最后一定是挤压睡眠时间,因为你怎么也觉得一天24个小时实在是不够用。一件事列进规划表,就朝思暮想要尽快了解,到最后就把睡眠时间压缩到不能再少,可其实心里知道这样会影响后续进展,可能得不偿失。“停不下来”是一件让人很不舒服的事。 继续阅读“个人管理是能量管理”

野心去哪儿了

前几天被一个朋友问:你是什么星座?得知是狮子座后,被狐疑地追问:你的野心都去哪儿了?真是好问题。官方回答是:我上升星座是天蝎,三十岁以后,大概是没什么野心。

当然不是心里话。

野心去哪儿了?这些年磕磕绊绊,确实磨掉了棱角。张牙舞爪的劲头早就没了。可那些东西,并不能称为野心的。那是愣头青。什么是野心?

孙悟空闹完龙宫闹地宫,拿来阎王的生死簿把名字勾掉,这叫野心么?不叫。这是贪念。心底深处是恐惧,所以贪生,怕死。 继续阅读“野心去哪儿了”

让不让老虎做大王

上回讲乌托邦和动态平衡,再进一步,就跳脱了电影。

理想是理想。不是理想不重要,是书生理想不能治国理政。清谈误国。孙中山对此是有意识的,所以让贤。但终究看不得袁世凯治下的菌落环境——革命者的理想主义又冒出来了。

用动态平衡和菌落环境来观察,二十五年来的政治环境演变是极好的样本。 继续阅读“让不让老虎做大王”

《逃出克隆岛》(2):乌托邦和动态平衡

上回说的是“五百万的人身保险”,总觉得有点政治不正确。这类片子当年第一遍看都是热血沸腾的,几年后怎么世界观都变得不正确了?

年轻人的理想主义,是一种无可救药的乐观情绪:相信一切都会好的。哪怕现在不好,到最后也会变好的。当然到最后问题就来了:如果世界真的没有变好呢?都不用到“最后”——那就晚了——经过青春期,发现世界并没有如自己所愿地变好,就难免和自己拧巴:到底谁错了呢?我错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坏的?还是世界错了?因为乐(gu)观(zhi)地相信世界一定会变好,那么这个没有变好的世界就是错的。于是开始批判。怀疑一切,批判一切,再进一步,是否定一切。 继续阅读“《逃出克隆岛》(2):乌托邦和动态平衡”

进退都不自由

昨天晚上讲西游记的导读课,状态很好。说到花果山的猴儿们:

“我等日日欢会,在仙山福地,古洞神洲,不伏麒麟辖,不伏凤凰管,又不伏人王拘束,自由自在,乃无量之福,为何远虑而忧也?”

读这里,脱口而出一句:“平哥也想这样啊,多好的日子。可偏偏每天要做很多不想做的事。比如今天,除了给你们上课,我白天做了一天不想做的事。”

这是心底的话。照理这些话是不该一个正常社会人平时讲出来的——讲出来,都是不成熟。可我真是脱口而出,“突然间的自我”。想想也真是要命,融资、管理、应酬客户、政府关系……这些不才是一个社会人每天该要应对的关系和事务么。偏偏我创业七年融资两轮,应酬总共不到两位数,给官员送礼两次,失败两次。 继续阅读“进退都不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