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的大局观

1.什么时候结束?

中国疫情到现在基本结束了,目前数据看,大体是境外输入。所以中国的经验是,从出现到爆发到平台期到结束,在严格的网格管理模式下,完整周期是5个月(12月初出现-4月初结束),爆发起算是4个月。如果做不到严格的网格管理,那么可以预期至少半年。

所以全球疫情从出现至今大约2个月,因为范围更大,从出现到爆发到时间更长,所以安中国经验,爆发起算至少4个月,也就是比较乐观至少到7月,但因为没有集权的网格化管理,预计全球疫情至少持续到秋天。乐观预计在8月底基本结束,9月全球复工复产。

2.什么时候结束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会结束的。

拉长周期看,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经历怎样的过程,这个疫情是一定会结束的。嗯,换句话说,人类不会因此完蛋。所以,如果不考虑timing(翻译成”时机”,但总觉得怪怪的),那么现在就是一个购置资产的黄金坑,越跌越买,不用想。对公司而言,就是保证现金流活下去,等着恢复后收割,对个人而言,就是保持对各行各业的敏感和观察,适当做一些预判性的下注,利空出尽就是利好,机会一定就在疫情结束后出现,一定会出现。拥抱变化。

3.问题是,不能不考虑timing。

对企业来说,timing问题就是能不能活到那一天。大到不能倒的企业是不用担心的,银行授信就是为你们准备的,只要绑定了就业,你就大到不能倒了。真正的小微也不用担心,因为成本低到只要自己没饿死,总能活过来。需要担心的是摊子已经铺出来了的中小企业。扩张是有风险和代价的。认栽。——不止是是现在认栽,大概率几年后也起不来,因为中小企业会伤筋动骨,自己一时难以恢复,自己恢复了订单也不见得能恢复(集中度会增强,大企业会抢生意,小微又有自己的固定客户)。

4.中小企业什么时候能恢复?

中小企业从来都是跟大势走的,大势起来了,中小企业就起来了,想拖后腿都难。大势掉下去了,中小企业死在第一排。打仗的时候谁先挂?单独行动的散兵游勇在战场上生存能力可强了,大型集团军更不会轻易团灭。一个连队打先锋,你不死谁死?恢复期也是一样,散兵游勇填饱肚子就能上战场,集团军有充足的粮草保障,小连队?要么等集团军建设好了抽调出来,要么等散兵游勇打熟练了再整合。

5.对个人来说,timing也是决定性的。

疫情的直接影响持续到秋天,全球来看,间接影响至少持续到明年Q1(我应该是太乐观了)。看起来是损失了一年,但这个”一年”对不同年龄的人有全然不同的意义。

20多岁的人,失去这一年是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的,正好充电备战。30多岁的人就不同了,当打之年。这一年的机会成本比20多岁大得多。40多岁的人呢?看个人处境了,对年产出越高的人,这一年的机会成本(代价)就越大。是这样的,大型灾难总是先收割掉一批中产。多说两句,为什么是收割中产,不是收割富人?因为富人持有更高比例的资产而中产持有更高比例的现金流。资产迟早会涨回去(参见第二条)但现金流不一定(参见第四条)。

再进一步,如果不止”一年”呢?

自然会继续加剧这种影响。但20多岁的人别高兴,时间持续得越久,对你们越不利。如果间接影响真的持续5-10年,那么40多岁的人认命就得了。遭殃的是2、30岁的:前半辈子积累财富的窗口期大概率就没戏了。回家好好带娃,指望孩子以后发财吧。

6.真的会持续5-10年居然?

疫情不会持续那么久——也许在非洲或者印度会久一点——但疫情可能带来全球经济结构化的变动。这种事当然是不好预测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头绪。举个例子,我预测你明天中一百万大奖,我是胡言乱语;可我预测你早晚会离开人世,我就是神准的预言家了。这个例子告诉我们,拉长时间预判大势,准确率会大幅提升。

7.大势是什么呢?

大势可以简单地分两个部分。一方面政治,一方面经济。

政治方面,从上个世纪开始的自由主义思潮、反集权和极权思潮(且不分左右派吧),都在经历挑战。民族主义明显抬头,左右翼的极端思潮即便谈不到卷土重来,也至少能算是死灰复燃。底下的土壤自然是经济,可一旦燃起来,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有一天大家都看到”愈演愈烈”,那肯定已经来不及了。希特勒是怎么上台的?民粹、极端、独裁……这些词汇常常相伴出现。自由主义?代表自由主义的美国,大旗可能都要倒了。再想想恐怖主义,原来很多思潮的出现就是在我们的不知不觉之间。说句刻薄话,自由是多高贵的,人类哪里配得上?

经济方面,反全球化已经不是刚出现的”苗头”了,不管美国历史怎么记载川普,他在世界历史中的位置肯定比奥巴马和克林顿更显要。刚才说了,政治问题的土壤是经济问题,一个最简单的逻辑就是:A问题的根源在B,那么B问题如果没有解决,A问题能解决么?

8.那么,经济问题能解决么?

经济问题能解决,我就不多废话了。

经济问题是什么?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生的?经济问题是这样的:全球化体系确立后,欧美都很爽,可是21世纪中国这个大玩家入场(加入WTO),欧美都开始不爽了——不是闹情绪,是真赚不到钱了。美国还好(因为有科技和创新),德国勉强(因为工匠精神中国人还达不到),除此之外都不行了。PIGS四国就不说了(近100年也没见好过),英法日韩久没有靠谱的,新兴市场的油水也没了。油水去哪儿了?中国人的钱包肥了。

所以,对欧美来说,根源是全球化。川普为了让美国老百姓容易听得懂,他说根源是中国加入WTO,这就是阅读理解没答到要点。当然川普心里是知道的,所以他的策略其实再清楚不过,反全球化。至于其他国家,别听政客怎么说,看看具体动作。英国脱欧,德国拒绝难民,这不是老大哥着急掉价,是这三十年以来的全球化,因为中国的加入,在西方玩不转了。

9.解决的可能性

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可能解决的过程很惨烈……或者很漫长。

西方(这个定义不准确,我懒得详述了,暂时明白意思就行)不论主动还是被动,会在此后较长时段里继续抗衡现行的全球化——不管他们怎么说——川普从来不是政客,他是那个敢说皇帝没穿衣服的孩子。这个抗衡可能是主动的(川普)可能是被动的(英法德日),但它是必然的,大概率也是不可逆转的,因为经济基础会决定上层建筑(马克思简直伟大)。

但东方(以中国为主)会竭力(甚至不惜代价)维持现行全球化的格局。如果维持住了,那么全球政经格局会变成中美地位颠倒,中国建立起以自己为核心的全球化体系,掌握全球话语权。即便维持不住,中国也会借以”类一带一路”的形态新建一个至少是局部的”全球化”。

好,惨烈的来了。维持的过程是一种全球利益再分配。可预期的局面是中美对峙会长期持续,指望受伤的欧洲站到中国背后,基本就是做梦了。至于”对峙”会上升到什么水平和程度,我就不预测了。用”惨烈+漫长”来形容,应该不会太错。

10.没有别的路径么?

也有。颠覆性(至少得是极具突破性)的技术创新可能带来整体格局的大变化。

衍生问题是两个:第一,技术突破可期么?第二,技术突破由谁主导?我大着胆子预判,10年之内,颠覆性的技术突破是盼不到的。如果有,这个技术突破不会是中国主导。原因不详述了,再写就太长了。

推演一下:没有技术突破,那么第九条的问题就仍然存在,第十条的问题,回答就是”没有”。而即便出现技术突破,只要不是由中国主导,那么中国维持全球化或者新建局部全球化的努力,就会遇到阻力。

其实换个角度解释很容易:人类的经济问题从来都是生产和分配问题。全球化和逆全球化,都是基于生产率和分配的一种选择。如果没有技术突破带来生产率大幅改善,那么全球化的取舍,就是简单的利益分配问题,就是抢占话语权和制定规则的问题,就是一个要”争夺”的问题,就是一个”惨烈+漫长”的过程。

大白话式的结论来了:政治经济的动荡是未来较长时段中(生产率和分配问题解决之前)的主要矛盾。老邓同志四十年前”和平与发展”的主题词,过时了。

是的,推演的结果显示,死路一条。大概率走向”惨烈+漫长”的局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