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也比迎合更高尚

读史记,赵世家。读到胡服骑射一段。
胡服骑射的历史价值毋庸赘言,民族大融合,是文明史和人类史的重大事件。我想的不是历史评价,是身处当世的人,如何评价,或者,如何看待,如何决策?
历史评价是马后炮,当时当世的决策和看待,对现在有意义。

法无定法。这是内在的基本逻辑。师法古人可能变成拘泥古人,何况所师的法也未必就是正确的。公婆都有理,听谁都是错。——这件事侧面映证:没有真理,甚至没有对错,对错都是因事因时的。
所以,“法无定法”也不是真理,要不要胡服骑射,也不过是一个当事当时的决定而已,谈不到多“正确”。所以说什么“不可与谋”,是给自己扯虎皮。重要的不是可不可与谋,重要的是最后你对了,成王败寇。

最后的对,是可预测的吗?可预测,并且这么做了,就是“对”了。
这进一步告诉我们,人类并不真的关心对错——更不要说真理了——人类关心的只是你现在所做的是不是合乎未来所发生的。
对错到底是什么标准呢?大家都说对的就对么?时间证明对的才对么?合乎未来,合于大众,大体上就是我们所以为的“对”了。

所以“拥抱变化”的价值观是近乎真理的“对”——本质上是骑墙派——精致利己,就是永远法无定法,随需而变,也随时而变——合乎未来,合于大众。

而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不迎合,最后大家却自觉不自觉地向他迎合。
所以伟大的前提是,不要做骑墙派。
——如果错了呢?错了就错了,顽固,也比迎合来得高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