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怀生死的不同境界

杀机便是这样步步逼上来。嵇康自导自演了这场戏……

叔夜的自知之明和知人之明其实是足够的,是他的风骨,他的“最高原则”,使他不能不走这条窄路,进这个窄门。与山涛的绝交书之所以写得如此辛辣汪洋,潜台词是:我终不免一死,说个痛快吧,也正是因此可以保全你。

“为君思之久矣,天地四时,犹有消息,而况人乎!”

引自木心。忘怀生死,也有不同境界的。

匹夫之勇,兴起刀落,是没有念头的,常人说,这是愚蠢。战场上杀红了眼,哪里又谈得到什么国家人民呢,李逵吕布董存瑞黄继光,哪个不是一时激愤上头?

义不容辞,是第二层了。匹夫之勇是被冲动控制,义不容辞则是情义控制了冲动。愚还是愚的——”愚”是脑子转不过弯——蠢倒是不蠢了——”蠢”是无目的地冲动。

第二层,常被称为英雄好汉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嘛。文天祥。谭嗣同。多熟悉。

忘怀生死还有第三层:被动入了死局,瞻前顾后都无路可走了,死则死矣。谈不上甘不甘心,被逼到这一步,投子认输而已。这时候不贪生不谈死了——但死中可以求活,因为还有身后人身后事。

岳飞。嵇康。都如此。

死地求活,不是此生之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