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

一年前订过一个5-10年的计划,当时的考虑是进退有度,在一个时间窗口内解决所有问题。当时做过推演,5年内以稳定产量生产内容,5年后逐年递减,8-9年完成全部内容制作。整个沙盘推演有一个大前提:行业稳步发展。其实已经考虑了行业成熟对内容方带来的影响,所以五年后是递减的,希望有进有退收放自如。但黑天鹅到底还是出现了。

整体节奏被打乱,背后是整体格局已经改变,余震效应难估。所以通盘需要重新设定。

就是最近一个月事。大年夜那几天,刚刚意识到问题严重性,这是时候是懵的,因为线下教培刹那间灰飞烟灭了。紧接着就看到在线部分工具爆发,内容膨胀,竞争突然白热化,接着是官方进场,开学延后,一直到今天。前半程蒙圈,后半程在意识到节奏被打乱后,自以为是在担心业务,其实只是在担心财务。感觉总是“差一口气”,所以目光都聚焦在那一口气上。蒙圈之后是慌乱着急,往最坏的情况想,只考虑表面,而且方向错了。

线下教培叫停,第一反应是在线要起飞。其实不能一概而论,这个第一反应是错的。
疫情发生,开学延后,第一反应是这下可以安心看看书录录课了,好像事情倒少了,能有个Gap Year做点积累,等来年再战了。这个第一反应也是错的。我竟然到昨天才意识到。

黑天鹅对原来这个计划最大的影响,不是用户,不是流量,不是营销,不是营收。是黑天鹅通过改变环境和预期,影响了原定计划实现的节奏。内容方的营收永远都是内容本身带来的,不是用户带来的,所以需要担心流量和用户问题的,是平台、工具、渠道。原定计划之所以拉长到十年,一方面是受制于产能,另一方面也是有意识地不把产能放足(这是微观经济学原理,因为出版市场是垄断竞争市场),因为市场本身在增长,内容产能的增长应于市场增长基本同步,才能保持增量部分的市场份额,并有效防御竞争。在一个持续增量的市场上,竞争对手和用户都在持续增长,在早期就把产能释放出来,只会把自己变成一个靶子,供后来者瞄准。

所以应对黑天鹅的办法也就很清楚了,因为市场增量突然涌入,所以紧急应对方案是伴随市场突然增量的时间段,把产能提升到能够对应的水平。如果市场回落,再依情况调整产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