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乱之际

公论现在是太平盛世。我判断不是。

峰谷循环轮替,都是有惯性的。真正的拐点不在峰值或谷底,而在增速放缓斜率变小且无从发力的时刻。冬至节气是拐点,虽然体感温度并非最低值,但自冬至始,一阳初生。从极寒到一阳初生,就是拐点,尽管大多数人没有知觉。

盛世是有的,小周期里这段盛世,起始的拐点要从文革后期算起,情况糟到不能再糟,76年出现拐点,极寒和一阳初生都在这一年。利空出尽的时候,尽管多头还没动静,但已是利好的开始。

小周期的这段盛世,八十年代起势,89波折没有转向,民心所向是经济发展,惯性巨大,随即遇到全球范围社会主义瓦解,体制牢笼被从外部破除,这成为惯性上冲的助力,九十年代渐入佳境,向上的趋势不可阻挡。小周期内的拐点可能是2008。

08年有两件小事。
一是刘晓波零八宪章,后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直至2017年7月逝世。
二是薄熙来出知重庆,后因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等罪被捕,无期徒刑至今。

如果说邓小平将“姓资还是姓社”的问题暂时搁置是改革开放的发动机,那么08之后可以说发动机逐渐熄火。到宪法修改完毕,经济艰难去杆杠,今年的武汉疫情,一路下来都是或主动或被动的减速动作。发动机熄火和急刹不同,熄火后的惯性滑行在初期是几乎没有体感的。中国的特色之一就是体量大导致惯性大,等到体感速度放缓,再要重新发动,就很难了。

这种惯性历朝可见。
真宗搞封禅,已经过了拐点了。拐点在什么时候?太宗朝。叹一句北宋国祚太短。封禅之后再到仁宗,已是强弩之末。庆历之前问题已经暴露,颓势难以改变了。熙宁变法接近救亡图存,但国运如此,如之奈何?

大清的盛世,康熙爷是起点,拐点在雍乾之际,文字狱?大概吧。乾隆朝见顶,惯性好一段,已然强弩之末,再往后,起不来了。此后各朝,不过勉力续命而已。到慈禧光绪,不是不想好,是兜不住。国运如此,如之奈何?

往回找找,西汉相似。封禅是顶峰。起势自然是文景之治,文帝的底子,景帝也没糟蹋——和康熙雍正形似——拐点发生在卫青霍去病开疆拓土的时候。此后下罪己诏,有什么用呢。国运如此,如之奈何?

大唐呢?拐点最晚算到李隆基当政。私以为是女皇朝种下的因。开元盛世是峰顶,应该没有异议。安史之乱不过一根导火索罢了,此后牛李党争藩镇割据,就是救也救不回来了。国运如此,如之奈何?

不是宿命论,国运本可以不如此的。
从没有什么“倒霉”,背后都是“活该”。
神州华夏几千年都过来了,命硬得很。国运如此,是国的问题。
赵光义、乾隆、汉武帝——拐点发生在这几位头上。国运“如此”,“活该”得找他们。
他们干了什么,史书上清清楚楚都写了。

说回来。08年拐点至今,刚好一纪。峰顶到了么?还是已经过了?似乎不重要。
发动机熄火,现在大家都感觉到了——只是搞不清什么时候、怎么就突然熄火了。眼下(武汉疫情)是关键时间点,如果能重新点火发动,那么新一轮周期可能启动,和之前四十年的盛世相接形成大周期。如果点不着,那么武汉疫情就可能变成能燎原的星星之火。

还是看历史。文景40年,贞观20年,开元30年。康乾按历史书说有130年。其实掐头去尾,最早从康熙八年亲政起算,最晚算到乾隆三十八年木果木大败,最多一百年,中间还没见消停。

76年算起到今天,44年了。
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