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行业供应链(4):用户视角

接上文,说到用户视角。
为什么教育行业“必须由人面对面为用户提供价值”?
因为(传统)教育行业的价值创造模式是:生产者(老师)用特定的教学方法,将特定的教学内容传授给学生(用户C)。其中,教学内容和方法,均在生产者脑中,通行的教学方法又是直接面对用户施展的,所以教育行为可以被认为是某种意义上的“服务”,必须面对面完成。

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为用户提供价值?在这个模型中,是经由特定教学方法所传授的特定内容。对用户来说,是这样的吗?
对教育行业的用户(C)来说,真正的价值可能并不是内容,也不是教学方法,而是最终达成的“教育效果”。这是用户体验理论中的一个核心思维:用户寻找一把锤子,可能其背后的诉求不是锤子本身,而是把钉子钉到墙上,甚至可能都不是钉钉子,而是把衣服挂起来。

所以“为用户创造价值”的本质,也许不是用特定方法传授用户特定内容,而是让用户达成某种教育效果。这个效果可能是小升初择校,可能是出国留学,可能是掌握写作方法……用特定方法传授特定内容,只是实现这些效果的路径之一,也许是很高效的路径,但未必是唯一的路径。

真正的学习是怎样的?是固定化标准化地运用某种方法解决某类问题吗?不。真正的学习是学习者以主动探索求知的精神,运用各种可能的方法不断探究,不论最终是否能够解决某类问题,这个探究的过程即是学习,学习者的能力提升也许可以通过解决问题的效率进行检验和评价,但能力的实际增长,是在过程中发生的。

这个过程的关键词:主动、探究、运用各种方法、解决问题、提升能力。
所以教育者的核心功能,也许应该是:激发主动性、提出问题引发探究的原动力、引导辅助方法的运用、检验能力提升成效。
落实到具体的教学过程,则可能是:引发兴趣、提出问题、引导思路、辅助练习、评价纠正。
这个过程中,有些是共性的,比如引发兴趣、提出问题;有些则是个性的,比如评价纠正。

传统师训的难点是什么?是教学内容的长期积累和教学方法的灵活运用,以及师训本身的规模化量产。因为积累需要时间,灵活运用需要大量实践,这让师训难以在规定时间内达到足够好的效果。

推论已经很明显了:降低师训的要求,把需要大量实践积累的内容,和需要大量实践的方法运用抽离出来,让老师承担相对简单(只需要简单师训即可实现)的工作,从而使师训可规模化,解决教育行业供应链的产能不足。而抽离出来的部分(其实是M端的工作),由专业角色提前完成,借助互联网的工具,用更高效的形态触达用户。

这个新模式中,B端不再需要囤货,生产者与用户可实现剥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