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行业的供应链(1):师训是核心

”供应链“不是制造业的专属,提供服务的行业也有。供应链分析,是形成行业认知的重要一环:整个行业的链条是如何运转的?

教育行业的”原料“是知识,终端用户是受教育者(用户/客户),供应链即”产供销“体系。产,是将作为原料的”知识“加工为用户可接受的产品。注意,不是生产知识,是加工知识。供,即渠道,是知识产品从生产者到用户的通路。销,即销售,是用户为知识产品付费的行为。

产,是加工知识,严谨一点,是两个层面:产品工艺(质量水平)和产能产量。教育行业的产品工艺,是生产者(教研人员,通常即为老师)生产一项知识产品的水平高下。所谓”生产“”知识产品“,即生产者将一项客观存在的知识(原材料)进行重组加工,以符合用户接受能力进而使用户理解并掌握的过程。对知识本身的理解、拓宽、重组,对教学方法的掌握与灵活运用,都是提升产品工艺的重要环节。

而所谓”产能产量“,即生产者在一定时间内能够生产的知识产品的总量。这个总量,取决于:达到产品工艺要求的单个生产者的工作量,及达到产品工艺要求的生产者总量。

先举艺术培训学校的例子。
艺术培训学校的”产品工艺“,是老师的教研和教学水平。再细一点,以书法培训学校为例,”教研水平“即老师自身的书法水平、对书法作品的审美能力;”教学水平“即老师能否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是否有流畅通达的表达能力、能否将书法知识与技能转化为学生能理解的语言与实践、能否根据课堂状况随堂应变、能否针对学生情况施以个性化教学等等。换句话说,艺术培训学校的”产品工艺“即”有没有好老师“,或者说是,”有没有验证有效的培养好老师的体系和方法“。
而书法培训学校的产能产量,则对应了该学校有多少这样的好老师,或,在一定时期内,能培养出多少这样的好老师。

再举”网络课堂“的例子。
网校的”产品工艺“,也是老师的教研和教学水平。不论是K12学科、成人教培,还是一对一英语、少儿编程……产品工艺都取决于”有没有好老师“,或者”有没有验证有效的培养好老师的体系和方法“。同样,网校的”产能产量“即是指该网校后台有多少这样的好老师,以及,能培养出多少这样的好老师。

没错,”好老师“是核心。
好老师的重要性不必赘言。值得说的是,好老师具有显而易见的”稀缺性“。实际上,教育不公平作为一个全国性乃至全球性问题存在,正是基于好老师的”稀缺性“。而解决稀缺的办法,自然是增加供应,即改善师范或师训体系。

逻辑如此简单,但实操困难重重。
师训体系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是如何才能将一名符合基本条件的从业人员培养成具备”生产工艺“的生产者?第二是如何将上述方法规模化以提升产能产量?

回答”如何才能“太难,不妨回答”怎样是不能的“?也许可以倒推出可能的方法。
通过面授大课,能培养出教研和教学能力达标的老师吗?回答是,取决于”达标“的标准是什么。如果标准是近乎扫盲的基础教育的基础水准,当然是不难的,因为要达到这个标准,对老师的教研和教学能力要求极低。但是,随着要求提高(同时伴随着学生能力的提高),这个”达标“将越来越难做到,甚至在很多时候,要求的提高与老师能力的提高之间并非线性的关系(教一个参加奥赛的高中生,也许不比教一个普通的本科生来得容易)。

那么通过教学实践,能培养出能力达标的老师吗?回答是,有可能,但取决于实践量和实践后的总结及再实践。一般经验是,即便一位师范科班毕业生走上讲台,也需要至少三五年的实践磨练,才能成为一位达标的好老师。

上述两种,基本上可以算是”不能“。倒推,可能的方法包括:

师徒制,也许是师训最有效的方式。但师徒制的限制显而易见:师傅的水平与师傅愿意在徒弟身上花费的时间精力直接影响师徒制的效果。这是一个几乎无法标准化的方法。

提高师训门槛,直接选拔最优秀的人才进入师训体系。因为人才自身水平优异,所以教研能力几乎不需培训,仅需考虑教学能力,使得师训简化。但如何留住这些优秀人才,是提高门槛带来的后遗症。

适当降低教研和教学要求,如,将教学标准化为一系列”规定动作“,将教研剥离,由少数高端人才完成教研,并设定为规定动作,一方面减掉生产者的教研工作,另一方面降低对生产者教学能力的要求。当然,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教学效果的达成水平,因而和面授大课的普通师训方式一样,基础水准的要求可以满足,随着要求提高,越来越难实现。

师训是产品工艺和产能产量达标的关键所在。教育行业产业链的关键一环是师训问题。换句话说,要改进教育行业供应链,就得在以下两个问题重择一回答:
1.优秀高效的师训体系是怎样的?如何搭建?
2.有没有可取代传统师训的创新方式或体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