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呼唤思想家:三谈内容与渠道

苹果越来越软了,俨然又一个乐视。到底证明了乐视是对的?还是预示了苹果是错的?这个路径(战略)选择可以怎么看?有什么启发?

    • 在新的技术突破到来之前,硬件也许没有大的机会了——至少没有符合苹果这个体量的公司所需要的机会了。从这个角度看,苹果变软是被动选择。启发是:看大局,在可见的5-10年,硬件没有机会。不论5G还是VR,一样,死缓。当然,小机会是有的,做个硬件公司卖给接盘侠。这类公司(大疆?蔚来?)谈创新、变革、价值?算了,聊点别的吧。
    • 苹果看错了?这些年苹果尝试过不少路子了,比如往奢侈品方向搞消费升级,事实证明,路子不对。创新也一直在进行,但创新很多时候不是能力问题,是机遇问题。如果没有相应量级的技术突破,创新会变成新形态的劣币驱逐良币——中国式创新。从这个层面想,小米锤子的确就是个设计公司+组装厂,但华为和高铁也不过就是应用层面的进步——根本谈不到进化和创新——太鸡贼了。

  • 内容产业本质上比硬件高一个维度。硬件在商业利益层面,是渠道通路——也许够创新,但不涉及本质——内容是意识形态,相对硬件是升维。以丝绸之路为例,开路是商业行为,开路的根源需求是交流(商品交易和价值交换)。他们之间不是鸡和蛋的关系,而是很明确的先有交流需求,才诞生开路的行动。所以内容是引领者——渠道通路为内容服务。当然,在渠道建成之后,也会反向推动更多的内容生成。这是反作用。
  • 引申一步,先做渠道是商业行为,做内容是主导。真正的创新是内容,然后借助资源去建成渠道以匹配内容需求。在渠道都没有的年代,内容从根源上推动渠道建设,逐渐形成商业的力量,一旦商业管道建立完成,商业将进入死胡同——商业不是一种文明,因为一旦失去内容的需求和推动力,商业不知自己该走向何方——是内容给渠道指名了方向。
  • 技术突破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技术突破是发现新大陆——首先不是开拓新的商业市场,而是为内容寻找新方向奠定基础。如果人类技术被“智子”锁死,所有文明(内容)将失去终极意义。技术突破不等于科学,科学是技术突破的呈现路径之一(古代中国没有科学,但有青铜器、铁器、造纸术、水利建设等技术突破)。
  • 基于技术突破5-10年内不可期的前提,形成两层长远的判断:第一,意识形态寻找新方向难度增加,其难度将考验人类智能水平能否再创轴心时代的辉煌。而也许,离一个新的轴心时代——至少是人类意识形态大变革的时代——不远了。第二,基于眼下此种人类文明形态的商业将走近末路。是的,人类文明在近200年内始终被技术突破引领,若技术突破不可期,人类文明将面对重大考验。
  • 为什么5-10年技术突破不可期?我没有论证,这个前提的判断来源于对当前商业和意识形态发展的理解和反推。但似乎逻辑是通顺的:技术突破有其自身的路径,需要人类文明以精神层面的强大力量(好奇、坚韧、热情、饥饿感等等)作为内驱力,而由于商业潜移默化的腐蚀,此种强大的内驱力,也许真的越来越难培育并保持,甚至,即便诞生出此种内驱力,也极可能在商业既得利益面前被消解。引申一个推论:用商业行为推动技术突破是自欺欺人式的痴人说梦。
  • 文艺复兴因造纸术而可能,那是时代的幸运。中世纪的压抑让意识形态的解放呼之欲出,造纸术的技术突破为意识形态的扩张(内容寻找新方向)奠定基础,在意识形态的扩张之后,形成以财产权为代表的民主权利的确认,并进而形成市场,使商业发展成为可能。此后两者相辅相成(作用于反作用),推动人类文明进入新形态。意识形态的解放、变革尚未呼之欲出(也许刚刚萌芽?),技术突破不可期,认清这两点,即是认清了眼下时代的卑微和悲观。
  • 技术突破有其自身路径,这是技术突破的局限。以人生(三五十年)为尺度,生活在当下的人大概率看不到——至少是参与不到——下一次技术突破。但意识形态的突破(寻找新方向)挑战的是人类智能,故而较少对固定路径的依赖。文明的进步,呼唤思想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