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美卡(21)阿Q也有高下之分

潇洒是难的。
做法国人的朋友,本是潇洒的事,结果搞到出卖朋友,潇洒不起来了。
陶渊明也被大家当成是潇洒的,只怕他自己当时也不太潇洒得起来。

自我陶醉是可以的,这是说得好听。说得不好听,叫自我麻醉。
就是精神胜利法,阿Q呗。

有意思的是,陶渊明的自我陶醉是真的喝醉了酒。
拿陶渊明来自我陶醉的人,大都清醒得很。
阿Q也有高下之分。
陶渊明这款阿Q,骗骗自己也就罢了。醉乡路稳宜频到呀。二两小酒下肚,说点醉话疯话也不是不能原谅。
拿陶渊明自我陶醉的那款阿Q,就有点病入膏肓了。酒都不用喝,就醉得眼泪汪汪了。

潇洒的人,不用酒来陶醉自己。
更不用陶渊明来陶醉自己。

=========
《琼美卡随想录·再说》原文如下:

中国的文士在世界上嘤嘤求友,说,还是与法国文士能意趣相投,莫逆、通脱,在于风雅,云云。
纪德,梵乐希,当年都有中国朋友。据中国朋友的记述:当时谈来极为融融泄泄,别后还通讯,赠书,等等。那是很可喜的,很可怀念的文坛往事。后来,纪德的中国朋友,惊人地作为了一番:出卖纪德,诬言纪德毒害了他,才弄得他去毒害别人(他想活自己的命,纪德那时已经逝去),可悲可笑的是,如果他不这样做,也能活命的,他这样做了,也没有得到诰赏,而且很快就死了——他取的是下策,而且失策……梵乐希的中国朋友则没没无闻,后来更没没无闻,原因倒并非“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不是的,原因是一直写不好诗,写不好文,长年懒怠,以卖老告终,卖价很低。不过他常说:梵乐希曾与他一同散步,曾当他的面表示倾倒于陶渊明——我想,也可能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梵乐希称颂陶渊明:陶渊明的朴素是一种大富翁的朴素——我听了不能不高兴,继之不能不怀疑,梵乐希先生是否体识陶渊明先生的哀伤。
陶渊明的境界常使我忧愁,总有什么事故干扰他的,世界早已是这样地平静不了半天,而且,自己会干扰自己。饮酒,为的是先平静了自己再说。
我们已经潇洒不来了。
“以后再说吧。”这话算是最潇洒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