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美卡(19)平行的自然和上帝

艺术营造一个自然,全新的,和已有的自然平行,没有高下,只是平行。
梵高有自己的世界,贝多芬也是。叠床架屋,凭空拔地而起,与已有的自然无涉。因为无涉,所以不模仿,不复制,把世界重置进这个世界,变形或者不变形,有或者没有,自己成为主宰,成为这个自然的上帝。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
我们是上帝的作品。

艺术是突破的机会,也许是唯一的机会——至少到现在为止如此。
突破自然,也即突破自然上帝给我们的限制,创造新的自然,成为新的上帝。

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就是突破已有的边界和限制,进入全新的世界。全新的世界里,你就是上帝。不是追求主宰或者永恒,单为了成为上帝,就已经足够有意思了。

真正的艺术家,不会得抑郁症。

=========
《琼美卡随想录·福气》原文如下:

从前,有很多人,是美术家,说了关于美术的很多话,有一句始终没说:美术是第二自然。
所有已经说了的,用尽词藻比喻诡辩术玄学逻辑而说了的话,加在一起,就是这句“美术是第二自然”。
这个梦做得好长,梦如果不醒,就属于死,美术没有这样,美术属于生,于是这个把美术认作第二自然的梦醒来了。迟至十九世纪末。
离开通俗的价值观,就可以说美术比自然高一点。
美术和自然平行是没有的事。
美术也会比自然低一点。低一点,不是美术了。
因此美术总是比自然高一点。从前也是这样的。而从前的美术家似乎真的不知道,不知道就误以为自然总是比美术高,误以为自然整个儿君临于整个儿美术之上。所以说,这真是梦。
人活在自然里,感觉了,动情了,忍不住了——产生古典美术。
人活在自然和误以为第二自然的美术里,麻痹了,厌倦了,不耐烦了——产生现代美术。
美术是宿命地不胜任再现自然的。
自然是宿命地不让美术再现它的。
再现,就不是自然,就不是美术。
也真福气,古典美术并没有再现自然,并没有形成第二自然,古典美术家并没做错事,只不过是说错了话,说错了话有什么要紧,话说得不错,事做错了,那才是很不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