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美卡(14)真实不真实

文学是诉诸情感,求“真实”,成不了文学,所以作为文学的传记和回忆录,会变成小说。文学能表现所有真实存在的东西,但唯独人们以为“真实”的东西,偏偏不是真实。

文学像魔术,用气球围住一个赤裸的人,头顶上还有白鸽在交替下蛋。为什么会赤裸呢?因为换了七袭衣服,都不称心。但用气球作衣服,就称心了么?是的,就称心了。

一千零一夜才是纯洁可爱的,成为禁书。魔术文化最后成了没有文化。是啊,换了七袭华服却还用气球蔽体,魔术到底只是魔术。

那文学到底该怎么样呢?

=========
《琼美卡随想录·出魔》原文如下:
传记、回忆录,到头来不过是小说,不能不,不得不是写法上别有用心的小说,因为文学是不胜任于表现真实的,因为真实是没法表现,因为真实是无有的。
最好的艺术是达到魔术的境界的那种艺术。
一群魔术家在阳台下徘徊不去,声声吆唤:
“出来啊,让我们见见面哪!”
之所以不上阳台是因为我正在更衣,更了七袭,都不称心……
我全身赤裸地站在阳台上,二十个汽球围住了我,三只白鸽交替在我头顶下蛋——与魔术家们周旋就是这样谐乐。
与魔术家们周旋就是这样短暂。
我没有传记、回忆录,没有能力把艺术臻于魔术的境界,魔术家们没有到我的阳台下来吆唤。
世界上曾有九种文化大系,阿拉伯的曾被号为“魔术文化”,已经是过去很久的事了。那“一千零一夜”在其本土被列为“淫书”而遭禁后,阿拉伯只剩下1234567890,怪纯洁可爱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