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美卡(13)临走的时候

临死的时候要干点什么?这时候找神甫来做弥撒?求安稳还是求往生,都挺不靠谱的,临时抱佛脚,到死了信上帝,哪里还来得及?

所以临死的时候还是读莎翁靠谱。
另一面是,既然要走,学学托尔斯泰也挺好。看人家是怎么走的,毅然决然,在很冷的一个冬夜,走出世俗的世界。可是帽子怎么跌掉了呢?他着急么?急着走?

真想学托尔斯泰,有一天,突然就走了。

=========
《琼美卡随想录·迟迟》原文如下:
然而在许多读者之中的许多读者是手里拿着玫瑰花的。玫瑰花是新鲜的。
一眼看透威廉·莎士比亚,一语道破列夫·托尔斯泰,那就最好,那就好了。
我想,我想有一天,老得不能再老,只好派人去请神甫来,神甫很快就到,我说,我倚枕喘然说:“不不,不是做弥撒,您是很有学问的,请您读一段莎士比亚的诗剧,随便那一段,我都不能说已经看过了的。”
神甫读了罗蜜欧与朱丽叶的阳台对话,我高兴地谢了,表示若有所悟。
然后请他讲托尔斯泰的故事,神甫传述了尼古拉维奇最后出走的那一夜,很冷的冬夜,帽子也不小心跌掉了,我很惊讶:“真的吗,真是这样的吗。”
神甫说:
“真是这样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