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美卡(12)怀疑变可疑

怀疑是分层次的。蒙田也许合适,他怀疑人生。苏格拉底怀疑世间被认定的价值,但他认可人生价值,对人生和追求真理,他不怀疑。但蒙田到底临死要做弥撒,他怀疑人生,却相信了神。苏格拉底到最后要还一只鸡,是相信了人间普适标准的善和诚信。

怀疑的人突然相信什么东西了,曾经的怀疑都变得可疑起来。
一旦开始烂了,就只会烂下去,再没有好起来的可能。

以前读到苏格拉底临死要还人一只鸡的事,总觉得哪里味道不对,却讲不出来。现在知道了。

=========
《琼美卡随想录·败笔》原文如下:

新鲜的怀疑主义者把宿旧的怀疑主义者都怀疑进去了。
像爱默生那样是多么脆嫩的怀疑主义者啊。Transcendentalism其实是一种推诿。
“结结实实的怀疑主义者”这顶枯叶缀成的桂冠,是否奉给蒙田,尚未决定。
苏格拉底,不予置评。
宁可让这顶桂冠悬浮在空中,宛如一只小飞碟。
蒙田临终时,找神父来寝室,什么,还不是做弥撒。
苏格拉底到最后,说了一句千古流传的不良警句,托朋友还个愿心,欠神一只鸡。
此二史实(弥撒,还愿),都是西方“怀疑世家”列传中的伤心败笔。
随俗,无限大度,以徇顺来作成脱略,能算是潇洒吗。
真奇怪,什么事都有节操可言,达节、守节、失节,一个怀疑主义者的晚年的失节之悲哀,悲哀在他从前所作的“怀疑”都被人怀疑了。
败笔决不能再改为神来之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