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美卡(9)其实是嫉妒

这篇妙在题目和结尾。
其实不是讲嫉妒。是讲培根。好的作者让后来人休息。
——其实不想休息的,想发表言论,却讲不出来什么新东西——全让前人讲完了。真是痛快又不甘——心里到底还是服气的。

木心对培根,我对木心,都是这样。
为什么木心偏偏举培根论嫉妒的例子呢?
没错,他和我一样,是嫉妒。他嫉妒培根,我嫉妒他。
算了,休息去了。

=========
《琼美卡随想录·休息》原文如下:

听三百多年前的人谈论种种尘世事题,感到三百多年的变化,横梗在我与培根之间——弗兰西斯·培根之言,已未必尽然。
惟独培根的分析“嫉妒”,透彻无遗,信达而雅,生于培根以后的人,关于“嫉妒”,就这样听他说说,自己想想,大家聊聊,够了——我佩服他,佩服得身心愉快,因为本来就是巴望那世上的一桩桩糊涂事,能够一桩桩弄清楚。
“在人类的一切情欲中,恐怕要算嫉妒最顽强最持久的了,所以说,嫉妒心是不知道休息的。”
如有人问及:“那么嫉妒又是什么呢?”……我起身从书架抽出培根的文集,给提问者——我坐下,休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