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美卡(5)欲望、幸福和悲苦

悲苦生于欲望。这里面有多层逻辑。
1.要幸福不要悲苦,所以要灭除欲望。
2.灭除欲望就谈不到幸福。悖论。
3.悖论有两解。俗世解:找到欲望-幸福-悲苦三者间的平衡。欲望不过头,幸福不餍足,悲苦不绝望。人生是走平衡木。
4.出世解:不以追求幸福为目的,灭除欲望不仅因为欲望生悲苦,也因为欲望生幸福。
5.另有一解,是“看开派”:悲苦亦是人生一部分。接受悲苦。

佛教偈语是抖机灵。哲学家抖文学家的机灵。不足为凭。
木心所谓“古早的智者”用的是出世解;近代的智者是俗世解。人类往前走,智者在装糊涂。看开派里有智慧。这种智慧,中国民间一直都有。忍辱负重是好词。心态上一变化,可能变成阿Q。

所以阿Q是民族性的异化和极端化。
无知的麻木很可怜,理智的麻木很无奈。但也许是对欲望更好的解。

=========
《琼美卡随想录·圆满》原文如下:
生命的两大神秘:欲望和厌倦。
每当欲望来时,人自会有一股贪、馋、倔、拗的怪异大力。既达既成既毕,接着来的是熟、烂、腻、烦,要抛开,非割绝不可,宁愿什么都没有。
智者求超脱,古早的智者就已明悉不幸的根源,在于那厌倦的前身即是欲望。若要超脱,除非死,或者除非是像死一般活着。
以“死”去解答“生”——那是什么?是文不对题,题不对文。
近代的智者劝解道:“欲望的超脱,最佳的方法无过于满足欲望。”
这又不知说到那里去了,岂非是只能徇从,只能屈服。
“问余何适,廓而忘言,
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此一偈,好果然是好极了,然而做不到三天的圆满,更何况永恒的圆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