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美卡(4)胜败真荒谬

旅行要有木心的境界,高级。登金字塔能感觉“埃及属于我”,那即便不去旅行,能感受艳后的光彩。
人类建筑好伟大的工程,真是为后人造福。只是可能这后人并不记你的好,你也并不喜欢这后人。可没办法,谁让你活在前面呢。

胜败真是荒谬。时间面前,谁敢说胜。
命长命短一样荒谬。死亡面前人人平等。长寿,有什么用。

所以旅行是及时行乐。来了,见了,够了。好歹是来过了。
可惜多少人,根本连及时行乐也算不上。

=========
《琼美卡随想录·王者》原文如下:

登金字塔,埃及属于我。彳亍拜旦隆的八柱间,雅典臣伏在我足下。小坐巴黎街头咖啡店的椅子上,法兰西为我而繁华。那胡夫法老,那伯律柯斯,那路易十四,都不知后来的王者不烦一兵一卒,长驱直入,谈笑于深宫、要塞、兵家必争之地,享尽风光,扬长而去——旅行家万岁!

凯撒说: “我来,我见,我胜。”
什么叫“胜”,还不是被谋杀了。即使避过谋杀,威福绵绵,长寿,啊长寿?长寿的意思是年命有限。
如果说:“我来了,我见了,我够了。”这倒还像话。
凡是像话的话,都不必说——那就不说。
夕阳照着威尼斯的太息桥,威尼斯的船夫多半是大学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