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是残酷的

听大学名师讲现当代文学名作。听得起一身鸡皮疙瘩。
文学真是件残酷的事,血淋淋的现实,生吞活剥,血淋淋地展示给读者看。
温暖美好的,大概真的只适合小孩子。成年人的世界不是这样的啊。
萧红生死场,王朔动物凶猛,张悦然家,张爱玲半生缘……
人生和世界都是难以讲述的,活一辈子下来,个个遍体鳞伤。
成熟起来、了解世事,最好的方法就是读书。读这些残忍的书。
哪怕读不懂,读过了,再过自己的一生,都显得不那么残酷难熬了。
再想想,鲁迅给夏瑜的坟头放几朵花,真是天大的悲悯。
老舍把五虎断魂枪藏着不传,更是堪破世事的大慈大悲。
雨果能把爱斯梅拉尔达和卡西莫多写到一起去,简直是天使。
我真成不了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