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也比迎合更高尚

读史记,赵世家。读到胡服骑射一段。
胡服骑射的历史价值毋庸赘言,民族大融合,是文明史和人类史的重大事件。我想的不是历史评价,是身处当世的人,如何评价,或者,如何看待,如何决策?
历史评价是马后炮,当时当世的决策和看待,对现在有意义。

法无定法。这是内在的基本逻辑。师法古人可能变成拘泥古人,何况所师的法也未必就是正确的。公婆都有理,听谁都是错。——这件事侧面映证:没有真理,甚至没有对错,对错都是因事因时的。 继续阅读“顽固也比迎合更高尚”

忘怀生死的不同境界

杀机便是这样步步逼上来。嵇康自导自演了这场戏……

叔夜的自知之明和知人之明其实是足够的,是他的风骨,他的“最高原则”,使他不能不走这条窄路,进这个窄门。与山涛的绝交书之所以写得如此辛辣汪洋,潜台词是:我终不免一死,说个痛快吧,也正是因此可以保全你。

“为君思之久矣,天地四时,犹有消息,而况人乎!”

引自木心。忘怀生死,也有不同境界的。

匹夫之勇,兴起刀落,是没有念头的,常人说,这是愚蠢。战场上杀红了眼,哪里又谈得到什么国家人民呢,李逵吕布董存瑞黄继光,哪个不是一时激愤上头?

继续阅读“忘怀生死的不同境界”

不同层面的公司价值

以前创业的时候,心心念念要做“创造价值”的事。年轻人怀抱远大总是好的,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更不要说只是一点不切实际的远大怀抱了。

创造价值。对象是谁?主体又是谁?中间的媒介又是什么?
是“我”通过“公司”为“用户”创造价值呢?
还是“公司”通过“创业者”为“股东”创造价值呢? 继续阅读“不同层面的公司价值”

治乱之际

公论现在是太平盛世。我判断不是。

峰谷循环轮替,都是有惯性的。真正的拐点不在峰值或谷底,而在增速放缓斜率变小且无从发力的时刻。冬至节气是拐点,虽然体感温度并非最低值,但自冬至始,一阳初生。从极寒到一阳初生,就是拐点,尽管大多数人没有知觉。

盛世是有的,小周期里这段盛世,起始的拐点要从文革后期算起,情况糟到不能再糟,76年出现拐点,极寒和一阳初生都在这一年。利空出尽的时候,尽管多头还没动静,但已是利好的开始。

小周期的这段盛世,八十年代起势,89波折没有转向,民心所向是经济发展,惯性巨大,随即遇到全球范围社会主义瓦解,体制牢笼被从外部破除,这成为惯性上冲的助力,九十年代渐入佳境,向上的趋势不可阻挡。小周期内的拐点可能是2008。

08年有两件小事。 继续阅读“治乱之际”

黑天鹅

一年前订过一个5-10年的计划,当时的考虑是进退有度,在一个时间窗口内解决所有问题。当时做过推演,5年内以稳定产量生产内容,5年后逐年递减,8-9年完成全部内容制作。整个沙盘推演有一个大前提:行业稳步发展。其实已经考虑了行业成熟对内容方带来的影响,所以五年后是递减的,希望有进有退收放自如。但黑天鹅到底还是出现了。

整体节奏被打乱,背后是整体格局已经改变,余震效应难估。所以通盘需要重新设定。 继续阅读“黑天鹅”

众生相

疫情之下,看到行业众生相。
有天天躲在家里喝酒的,是真的赋了闲。
自然就也有打麻将的。
发了加长寒假的补充作业,群里就纷纷出来要答案。
骂娘的工夫都有,一说转型线上,就不响了。
不响还是好的,更有跳出来说线上肯定不如线下早晚都要回归线下的。
辛亥革命那会儿就有这类了,鲁迅骂过多少回了,还在。
以后也会一直在的。人嘛。

丧钟为谁而鸣?为我们每个人而鸣。
没有人能独立世外的,最终都会被裹挟。
个人太渺小了,独善其身何其之难。
安稳一天是一天,尽人事,知天命。

龙卷风

先看大局。在线教育在新冠疫情的推动下被突然吹上了天。坏事?好事?

第一反应是好事:有这么大的风口,怎么还不好呢?
仔细一想有问题:龙卷风刮过的地方,飞倒是飞起来了,可还能剩下什么?
这几年刮过龙卷风的行业,比如O2O,比如共享经济。
龙卷风嘛,总是要停的,停下来了看看,寸草不生。 继续阅读“龙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