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强不为战斗,为不战斗

防身术是高级手段,即便是高手,通常也谈不到反制,第一优先是脱离战场。保镖是同样原理,能不打就不打,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正道。实在躲不过,动手是下下策。保镖职能不在打,在保护,武功的价值不是战斗,是安全。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仅限于在必须面对面战斗的场合。但人生不是体育赛场。
增强实力不是为战斗,是为不战斗。
主动发起挑战,是弱者行为。强者要么不需用战斗证明强悍,要么强悍到不把对方当成对手,没有挑战必要。天地不言的,天地以万物为刍狗,还需要言什么呢。

所以唯一需要考虑的是增强自己,不论是否已够强。要见自己,不要见对手。对手是参考,告诉自己要强到什么程度。对手不是目标。目标是增强自己。
永远是跟自己比,超越自己才是目标,若同时能超越别人,意外之喜。若仍不及别人,泰然处之。人和人不同,条件资源都不一样,根本不是同一场游戏。

教育也如此。且不论遗传因素,即便原生家庭生活环境也有巨大差异,更不要说各家各人目标本就不同,跨维度,比较失去意义。
比较的意义是寻找参考,给自己定位,也给自己设立目标:下一个需要超越的自己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