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的分野:文学的归于文学,地摊的归于地摊

科幻小说是不是文学?我一直是把科幻当成文学来读的,但在这一轮科幻阅读完成以后,这个问题成了首要的反思。

    • 预设科幻小说可以称之为文学,盖因其“小说”的属性。以此为前提,科幻小说应与武侠小说属同一级别,归属于“通俗小说”的范畴,其分类是按主题内容而非文学形态(都是小说)。通俗小说下辖多种门类,如果按主题内容的分类可以成立,那么通俗小说下就会出现无限多的门类:武侠、科幻、玄幻、魔幻、盗墓、穿越……
    • 通俗小说按这个门类往下写,早晚写到暴力情色的门类里去,变成“红黑黄”的“地摊文学”。这是商业化的变异,也是“劣币”。武侠经历过这个阶段,若没有金庸古龙,武侠还在地摊上。科幻会高级一点吗?恐怕高级不到哪里去。
    • 为什么通俗小说会变成地摊文学?根源在于审美的情趣。“地摊文学”的审美是简单粗暴直接的快感式审美(这也是爱情动作片和爱情电影的分野吧),但文学的审美是感情的共鸣。如果一部通俗作品(不论是武侠、科幻还是盗墓、穿越)吸引读者的仅仅是阅读的快感(情节的离奇、武功玄术的神妙、底下墓穴的恐怖……),而谈不到情感的共鸣,那么这些通俗作品本质上就是属于地摊的。

继续阅读“科幻的分野:文学的归于文学,地摊的归于地摊”

时代呼唤思想家:三谈内容与渠道

苹果越来越软了,俨然又一个乐视。到底证明了乐视是对的?还是预示了苹果是错的?这个路径(战略)选择可以怎么看?有什么启发?

    • 在新的技术突破到来之前,硬件也许没有大的机会了——至少没有符合苹果这个体量的公司所需要的机会了。从这个角度看,苹果变软是被动选择。启发是:看大局,在可见的5-10年,硬件没有机会。不论5G还是VR,一样,死缓。当然,小机会是有的,做个硬件公司卖给接盘侠。这类公司(大疆?蔚来?)谈创新、变革、价值?算了,聊点别的吧。
    • 苹果看错了?这些年苹果尝试过不少路子了,比如往奢侈品方向搞消费升级,事实证明,路子不对。创新也一直在进行,但创新很多时候不是能力问题,是机遇问题。如果没有相应量级的技术突破,创新会变成新形态的劣币驱逐良币——中国式创新。从这个层面想,小米锤子的确就是个设计公司+组装厂,但华为和高铁也不过就是应用层面的进步——根本谈不到进化和创新——太鸡贼了。

继续阅读“时代呼唤思想家:三谈内容与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