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自己聊聊

由头是读了稻盛和夫,这些东西其实类似鸡汤,十年前全然已经明白了的。但岁月有魔力,人在光阴里循环,曾经明白的不代表一直明白下去,这是成长,虽然有时候以倒退的面目示人示己。

我的焦虑由来已久。准确地说不是焦虑,是一种近乎抑郁的心态:对成功失去渴望,进而对一切所谓成功产生怀疑。问题是这样展开的:你看,这是成功,挺好,但是然后呢?成功之后是什么?更大的成功?或者失败?不论是从失败走向成功还是从成功走向更大的成功,下一个问题都是无限循环:然后呢?这样的问题问到底,就是人生的终极意义,结论是否定一切价值。对自己而言,是否定过去的所作所为,包括以往创造的所有价值,然后失去继续创造此类价值的动力:有什么意思呢? 继续阅读“和自己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