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是对的

口味因人而异。但艺术有绝对标准,趣味有高下之分。美是客观的,只是此种客观不能用理性量化。理性是人的桎梏,人因理性而创造财富,进而生活得更体面,更有效率。但人因理性而忘却美的感性体验,唤不起美的感动。
以上是艺术在哲学层面的探讨之一。推而广之,世上很多事都有这个哲学层面的高下之分。比如读书人。

自古,读书人有自己的样子。这份样子很难用理性描述,讲出来就成了对衣着打扮的肖像描写,差了万里之遥。或说是阅读背景和思想经验,看似接近,其实仍旧无关,阅读本就是千人千面的事,思想经验还和阅历有关,不能说梁思成徐志摩的样子好,金庸古龙的样子就不好。
但读书人的这份样子,有高下之分。看余秋雨的文字,你只觉得精致,但仔细想想,精致的背后藏着矫情。读余秋雨,就不止要读出那份精致,更要读出那份矫情。 继续阅读“孤独是对的”

琼美卡(25)朝不保夕

想想ofo、锤子、共享充电……就明白木心这句“朝不保夕,才努力于以朝保夕。”最后的结果呢,是朝亦不保夕亦不保。一个个都很快乐的样子。
打完这一行字,脑子里就是戴威和胡玮炜的样子。

也不是没有新的,真正的新,是有穿透力的,一直新下去,新到未来去。一家公司能新多久?十年已经不容易了。一百年?一部中国商业史,有过百年新店么?

说得不好听,都是骗子。 继续阅读“琼美卡(25)朝不保夕”

琼美卡(24)人格即风格

风格是多的,人格少了,甚或不见了。所以人格即风格,不成立了。不是不成立,是压根没有人格可言了。世界那么快,哪里来得及形成“格”。

人尚且形成不了“格”,风格其实更是妄谈。眼下看到的风格,大体是招摇过市。形成一个IP,能作区分,就叫做风格——只是一阵风而已,哪里来的“格”?

所以人格即风格还是成立的,没人格了,风格也不过是一阵风。
所以做事先做人。做艺术也是。
做学问做事业,都是先做人。立人,是根本。足以自省。 继续阅读“琼美卡(24)人格即风格”

琼美卡(23)进化就是退化

先说宇宙。大道理。人类几千年历史,不断验证。得到的终将失去,失去的迟早得到。平衡,是天下自然之道。
然后说到人。人类进化从本质看是某种退化。与生俱来的东西逐渐退化,退化完了,进化也就停止了。人类灭绝。看起来加速度的进化历程,也是把人类推向灭绝的加速度。进化到极点就是退化到极点。所以人类被另一种智能取代,是题中应有之意。谁让你那么陶醉享受于这另一种智能带来的便捷和满足呢。

人受制于自然,做不得主。
最多只能做了自己的主。了不得了。 继续阅读“琼美卡(23)进化就是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