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去

“一个被知乎辞退的程序员,被在ofo办公楼前排队等待退押金的用户堵住了去今日头条面试的路。”2018年的最后几天,看到这样魔幻而充满张力的现实表述,恍然佩服瑞典文学院的先见之明:魔幻现实主义已经不止是一种文学表达的技巧了——我们的生活比文学魔幻得多。

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里,我重读了阿西莫夫的银河帝国系列,重读了金庸的笑傲,重读了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重读了莎士比亚的悲喜剧,重读了史记的头五篇本纪和七十篇列传,甚至开启了重读鲁迅的计划。太有意思了,这里的每一本每一篇,似乎都在按照某种节奏循环往复,就如“重读”这件事本身,不也是一种循环么。 继续阅读“走下去”

琼美卡(22)三观分裂

悲观者的人生是时时处处逃避。
因为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所以逃避选择,逃避现实,逃避生命。
看灾祸无处不在,构成了对世界和对生命的敬畏。

我的价值观是儒家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是老庄的。
他们经常打架。
老庄的价值观太虚无了。毕竟没到死的时候啊。
儒家的世界观太狭隘局促强人所难了。世上怎么会都是好人呢。
儒家的人生观太可哀叹怜悯了。活一辈子怎么能只看个结果呢。 继续阅读“琼美卡(22)三观分裂”

琼美卡(21)阿Q也有高下之分

潇洒是难的。
做法国人的朋友,本是潇洒的事,结果搞到出卖朋友,潇洒不起来了。
陶渊明也被大家当成是潇洒的,只怕他自己当时也不太潇洒得起来。

自我陶醉是可以的,这是说得好听。说得不好听,叫自我麻醉。
就是精神胜利法,阿Q呗。

有意思的是,陶渊明的自我陶醉是真的喝醉了酒。
拿陶渊明来自我陶醉的人,大都清醒得很。 继续阅读“琼美卡(21)阿Q也有高下之分”

琼美卡(20)假装的主见

有主见而用不出来,等于没有主见。
没错,我上班那些年就是发表不出主见的。所以那时候写文章,把生活的主见写到文章里,聊以自慰,而已。

雇人并且管人,以执行自己的主见——就是做老板嘛——不利己是做不好的。真的做不好么?理想主义生存在工人和老板之间,假装自己有主见,可只是一些用不出来的主见。

木心不是调侃。他肯定也上过班。 继续阅读“琼美卡(20)假装的主见”

琼美卡(19)平行的自然和上帝

艺术营造一个自然,全新的,和已有的自然平行,没有高下,只是平行。
梵高有自己的世界,贝多芬也是。叠床架屋,凭空拔地而起,与已有的自然无涉。因为无涉,所以不模仿,不复制,把世界重置进这个世界,变形或者不变形,有或者没有,自己成为主宰,成为这个自然的上帝。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
我们是上帝的作品。

艺术是突破的机会,也许是唯一的机会——至少到现在为止如此。 继续阅读“琼美卡(19)平行的自然和上帝”

琼美卡(18)向谁宣示

如木心所说的质重于量,那是肯定的。一个作品站得住,就足够站得住了。一首《春江花月夜》,独步有唐一代及后世万代,哪里还需要更多的东西。这么说,量就没有用么?

不然。量是一种证明。一个作品的出彩,可能是作者能力的厚积薄发,也可能是缪斯借凡人之手示现。量的铺张,证明缪斯是自己的座上常客,而非借尸还魂。有没有质,决定了水准的高度,有没有量,决定了作者的高度。 继续阅读“琼美卡(18)向谁宣示”

琼美卡(17)知而不畏

给未来的人写信,给未来的自己的写信,都是浪漫。没错,生活里的很多美好,来自罗曼蒂克。人长大,就慢慢告别罗曼蒂克,偶尔也有复苏的时候,一两个瞬间,电光石火而已。

青年恋爱是浪漫,因为不懂爱,甚或也不懂恋爱。不懂却要去做,是浪漫。
中年旅游是浪漫,因为时间不允许,心境也难配合,不能还要做,是浪漫。
老年想长寿,是与自然对抗,明知做不到却心向往之,也是浪漫。

浪漫的结果是不行,不好,不应该,过程却是不问结果,去做。 继续阅读“琼美卡(17)知而不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