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增长(1):全球增长的基本因素

# 关于经济增长

原文是知乎上的一个回答。节选核心的部分。
三年前的文章了,现在看看,道理一点没变。

=========

全球性的经济增长,和地区性的GDP提升不一样。地区性的GDP提升,可能是因为存量市场上劳动生产率的提升,比如当年的四小龙,也包括改革开放。

全球性的增长,一般是两个原因

1.技术革新,比如工业革命,比如信息科技,比如智能手机。
2.出现重大增量市场。可能是中国开放国门,也可能是人口增长。

继续阅读“关于增长(1):全球增长的基本因素”

马老师退休

上周开始收到各类APP推送,说马老师退休的事。烦了五天了,今天教师节,我说两句。

  1. 马老师宣布“离职”,这不是第一回。上一回被推到前台的是陆兆禧。狼来了已经喊过一次,再喊一次的时候,虽然我也不能确定狼是不是真的来了,可至少,得想想。
  2. 马老师54岁。这个点离职,和马老师一向以来张扬的做事风格和四面出击的布局战略,不吻合。听他怎么说当然可以,重要的还是看他怎么做。马老师54岁退休,回来安心做老师?我是不信的。一个能在54岁退下来安心做老师的人,不会在36岁还出来创业,也不会抢在习大大之前去见川普。
  3. 继续阅读“马老师退休”

如意而丰富

生活要如意而丰富。木心解释说,如意而丰富的意思是:集中于一个目的,作种种快乐的变化。或说:许多种变化着的快乐都集中在一个目的上了。

两层。如意是要集中于一个目的;丰富是要有变化。
集中于一个目的,简单。人都有得意的时候。木心进而举乞丐和凯撒的例子,沙子吹进了两人的眼,谁先解决这粒沙子,谁就更如意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但快乐不足以因此而构成,因为消除沙子带来的如意,太短暂而简单,缺少变化,不够丰富。

继续阅读“如意而丰富”

危机已经到来

经济形势究竟怎么样?前天和Andy律师见面,聊起这个话题。经济总体趋势的下行,首先感受到的可能就是会计师和律师,因为手里的客户可能都要降成本收缩战线做各种防御措施。从2012年至今六年,GDP从9到保八到现在公布的6.8,下行趋势应该是明确的,V形或者U形反弹应该已经不存在了,L形其实也没走出来,公开数据看起来降幅在收窄,但似乎惯性仍在,下坡路要刹住车,不容易。

我听到的消息是,工行在上海的某个支行发生资不抵债,相当于支行层面破产爆雷,有没有系统性风险,不得而知。行业来看,实体领域三线企业生存压力大,增长和资源优势都在向头部集中,走向托拉斯的趋势是比较明显的。前些年说“权贵资本主义”,客气点叫“国家资本主义”,现在看来,国企在实体部门形成明显的托拉斯,正是国家资本主义的路径选择。相比美国半个世纪前的托拉斯更坏,因为国企运行效率更低,垄断后进一步拉低全社会生产力发展速度。 继续阅读“危机已经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