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守为攻,以进为退

这八个字是矛盾的,更是统一的。
一般认为,守就是退。其实不然。要守得住,守得稳,常需有险可守,才能固守。即便是“退守”,也是退到可守之地,清野坚壁,借天时地利固守不退。所以,守不仅不是退,反而是不退。相反,攻还常需退,因为攻往往需要形成局部优势,则一处的攻而能克,有时需要另一处的转移甚至放弃。

长远的胜利,都是守出来的。攻是一时成功,守才是长远之计。攻克后需守成。攻是做大规模,守才能基业长青。NBA常识:打进攻能进季后赛,要夺冠必须靠防守。不然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长期战斗中是走不到最后的。 继续阅读“以守为攻,以进为退”

低头看路

作为一家以内容生产为核心的工作室,团队的工作主体是两个板块:内容和运营。

内容版块分三个业务模块:选题-生产-反馈。反馈模块侧重的是用户需求的提炼,从而三个模块形成闭环。

运营版块按工作内容细分,可以包括品牌、获客、推广、留存、渠道等等,实际上维度不一逻辑混乱。内容公司需要什么运营?归根到底,不是运营品牌、运营用户、运营渠道等等,而是做好两件事:第一获新客;第二留老客。不论是品牌知名度、美誉度、IP认可度,还是PR、市场、渠道,都是在做第一件事;而所谓的用户运营,不论搞什么活动,活跃、黏性指标本质上都是为回头客服务。

继续阅读“低头看路”

总裁的瓜

阿里年轻无极限的蒋总裁的瓜,到今天收场了。佩服以马老师为核心的阿里核心层,在处理这类人事管理问题中的分寸感。阿里以前老说要做102年,能不能实现,看马老师寿数多长了。

1.类似的事情每家公司都有。这是人性。永远不要高估人。阿里号称是高压线的,这是政治正确。但谁说摸了高压线的人都一定会死呢?蒋凡不是孙彤宇。

2.当然了,也别高估蒋凡。按今天公布的处理,蒋凡的威望没了。威望没了,以后就没法掌权了。字里行间自己体会。反正我读出来的那层意思是:这个人连自己家人都搞不定。 继续阅读“总裁的瓜”

后疫情的大局观

1.什么时候结束?

中国疫情到现在基本结束了,目前数据看,大体是境外输入。所以中国的经验是,从出现到爆发到平台期到结束,在严格的网格管理模式下,完整周期是5个月(12月初出现-4月初结束),爆发起算是4个月。如果做不到严格的网格管理,那么可以预期至少半年。

所以全球疫情从出现至今大约2个月,因为范围更大,从出现到爆发到时间更长,所以安中国经验,爆发起算至少4个月,也就是比较乐观至少到7月,但因为没有集权的网格化管理,预计全球疫情至少持续到秋天。乐观预计在8月底基本结束,9月全球复工复产。

2.什么时候结束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会结束的。 继续阅读“后疫情的大局观”

文学是残酷的

听大学名师讲现当代文学名作。听得起一身鸡皮疙瘩。
文学真是件残酷的事,血淋淋的现实,生吞活剥,血淋淋地展示给读者看。
温暖美好的,大概真的只适合小孩子。成年人的世界不是这样的啊。
萧红生死场,王朔动物凶猛,张悦然家,张爱玲半生缘……
人生和世界都是难以讲述的,活一辈子下来,个个遍体鳞伤。
成熟起来、了解世事,最好的方法就是读书。读这些残忍的书。
哪怕读不懂,读过了,再过自己的一生,都显得不那么残酷难熬了。
再想想,鲁迅给夏瑜的坟头放几朵花,真是天大的悲悯。
老舍把五虎断魂枪藏着不传,更是堪破世事的大慈大悲。
雨果能把爱斯梅拉尔达和卡西莫多写到一起去,简直是天使。
我真成不了作家。

顽固也比迎合更高尚

读史记,赵世家。读到胡服骑射一段。
胡服骑射的历史价值毋庸赘言,民族大融合,是文明史和人类史的重大事件。我想的不是历史评价,是身处当世的人,如何评价,或者,如何看待,如何决策?
历史评价是马后炮,当时当世的决策和看待,对现在有意义。

法无定法。这是内在的基本逻辑。师法古人可能变成拘泥古人,何况所师的法也未必就是正确的。公婆都有理,听谁都是错。——这件事侧面映证:没有真理,甚至没有对错,对错都是因事因时的。 继续阅读“顽固也比迎合更高尚”

忘怀生死的不同境界

杀机便是这样步步逼上来。嵇康自导自演了这场戏……

叔夜的自知之明和知人之明其实是足够的,是他的风骨,他的“最高原则”,使他不能不走这条窄路,进这个窄门。与山涛的绝交书之所以写得如此辛辣汪洋,潜台词是:我终不免一死,说个痛快吧,也正是因此可以保全你。

“为君思之久矣,天地四时,犹有消息,而况人乎!”

引自木心。忘怀生死,也有不同境界的。

匹夫之勇,兴起刀落,是没有念头的,常人说,这是愚蠢。战场上杀红了眼,哪里又谈得到什么国家人民呢,李逵吕布董存瑞黄继光,哪个不是一时激愤上头?

继续阅读“忘怀生死的不同境界”

不同层面的公司价值

以前创业的时候,心心念念要做“创造价值”的事。年轻人怀抱远大总是好的,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更不要说只是一点不切实际的远大怀抱了。

创造价值。对象是谁?主体又是谁?中间的媒介又是什么?
是“我”通过“公司”为“用户”创造价值呢?
还是“公司”通过“创业者”为“股东”创造价值呢? 继续阅读“不同层面的公司价值”

治乱之际

公论现在是太平盛世。我判断不是。

峰谷循环轮替,都是有惯性的。真正的拐点不在峰值或谷底,而在增速放缓斜率变小且无从发力的时刻。冬至节气是拐点,虽然体感温度并非最低值,但自冬至始,一阳初生。从极寒到一阳初生,就是拐点,尽管大多数人没有知觉。

盛世是有的,小周期里这段盛世,起始的拐点要从文革后期算起,情况糟到不能再糟,76年出现拐点,极寒和一阳初生都在这一年。利空出尽的时候,尽管多头还没动静,但已是利好的开始。

小周期的这段盛世,八十年代起势,89波折没有转向,民心所向是经济发展,惯性巨大,随即遇到全球范围社会主义瓦解,体制牢笼被从外部破除,这成为惯性上冲的助力,九十年代渐入佳境,向上的趋势不可阻挡。小周期内的拐点可能是2008。

08年有两件小事。 继续阅读“治乱之际”

黑天鹅

一年前订过一个5-10年的计划,当时的考虑是进退有度,在一个时间窗口内解决所有问题。当时做过推演,5年内以稳定产量生产内容,5年后逐年递减,8-9年完成全部内容制作。整个沙盘推演有一个大前提:行业稳步发展。其实已经考虑了行业成熟对内容方带来的影响,所以五年后是递减的,希望有进有退收放自如。但黑天鹅到底还是出现了。

整体节奏被打乱,背后是整体格局已经改变,余震效应难估。所以通盘需要重新设定。 继续阅读“黑天鹅”